龙腾小说网

繁体版 简体版
龙腾小说网 > 一个非诉律师之死 > 第40章 第 40 章

第40章 第 40 章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
那信上写道,袁府与林府多年的姻亲,互相帮衬扶持,是一荣俱荣,一损俱损,如今落英阁的事已是板上钉钉的处罚事项,兴业办之所以迟迟未能确定罪名,就是等着林府交出一个顶缸之人。

虽然同是姻亲关系,可许家于林府而言,并没有什么实际的助益,若是真的事到临头,将许家姐弟作为弃子,林府方能断尾求生。

李家虽然与林府作对,可一向却赏识许青山的才华,若是没有许青山,这碧顷坊也没有如今的局面,只要许青山愿意,大可以在林府有所决断之前,先来个釜底抽薪,只要许青山与李家结盟,不仅事成之后,李家仍会保他碧顷坊总管事之位,还将拱手让出一成的股份。

墨翠阁一事败露之后,许青山心虚,只觉得林府待他们姐弟俩也不同已往,如今看了李家的信,虽然理智上知道李家为了达成目的,自然会挑拨他和林府之间的关系,可信上言之凿凿,他心中也不安起来。

白姑娘从许青山手中接过信,细细读过,方才出言对许青山道:“今天带信的人跟我说,只要我能说服你依了他们,事成之后便给我白银万两,我原不愿为了我自己,左右你的决定,所以不肯答应他们游说于你,可是看了这信,我如何能不心惊,你为了碧顷坊劳碌一场,是为林府做了嫁衣也就罢了,如今他们还预备牺牲你去全了他们的名声体面,真个是兔死狗烹、鸟尽弓藏!”

“他们所言也未必属实的。”许青山揉了揉自己的额角,一时之间心里五味杂陈。

白姑娘拉了许青山在榻上坐下,用手绢擦去他额头的细汗:“我知道自己没什么本事能帮上许郎,如今何去何从,全凭你做主,你若是想依了李府,那等到此间事毕,我们就卖了碧顷坊的股份,拿了李府的银子远走高飞,从此天高海阔,凭着你的本事,哪里不能开创出一番事业来。

若是你不愿依了李府,那袁晏也不过就是将你关上个三年五载的,我在青城州一年,便等你一年,三年之期若是到了,我就算不能是你许郎的人,这一颗心,也永永远远会留在许郎身上。”

这样一个才色俱绝,又痴心一片的佳人,若是真的就这么将她拱手让人,许青山还是个男人不是。白姑娘这番话看似给许青山留了余地,实则将了许青山一军,许青山终于下定决心,李家在朝廷里有人的事,许青山也是听说过的,既然将这封信交到他的手上,必然是从兴业办探听到了些风声,既然林府负他在先,也就怪不得他不顾姻亲之情了。

许青山握紧了白姑娘的手:“你放心,我断不可能弃你于不顾,那李家的人若是来跟你要回信,你便与他约定时间地点,林府这么多年,在青城州里根深蒂固,他们要想扳倒林府,一切还得从长计议。”

林府的回函交到了兴业办的手里,按照他们的解释,落英阁的项目画大饼的成分固然是存在的,可要说转移资产,那是断断没有的事,林府如今被暂封了玉石矿,所以手头不免紧张,落英阁的项目虽然有延期的打算,但还是确有兴修的计划的,那些交到墨翠阁的银子,终归还是会用于落英阁的修建,算不得是转移财产。

林府的辩解究竟是真是假,按照现有的证据也不能下断论,可是他们自认的部分,也足以让兴业办对他们作出处罚。

袁晏与兴业办的几位管事商议,碧顷坊此番夸大项目,不仅是以舆论操纵资本市场,也是通过粉饰项目数额,以虚假的交易来骗取股民对企业的信心,哄抬碧顷坊的股价,因此拟对碧顷坊处以罚金,另外停牌三月以作警告。

没有想到,兴业办对碧顷坊的处罚决定还未下,袁晏却先出了事!

一日清晨,兴业办刚刚开门营业,就见一群府吏直入兴业办之中,未经通传便直入袁晏的处所,且直接带走了袁晏。

同时被带走的,还有碧顷坊的负责人小许娘子,以及碧顷坊的大股东,林驰、林骋两兄弟。

此事一出,青城州立刻就炸开了锅,这阵子,袁晏与林府勾结,意图以落英阁项目哄抬碧顷坊股价的留言已经在青城州盛传,进而又传出袁晏见落英阁之事事发,意图包庇林府,将此事高高举起,轻轻放下,如今京官直接进兴业办里拿人,想来此事竟是真的了。

袁晏被捕之事,转眼间就传遍了青城州,袁府里的袁通判和林夫人一听到这个消息,立刻赶往李寻的府上,李府里的袁晴晴,更是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,左等右等,这才等到李寻回府。

事发突然,又是京里直接出手拿人,李寻也是在袁晏被捕之后才得到了消息,这次的事京里竟然决定直接出手,就是要回避李寻这一层,他如今托了人去问,只知道此事确实与碧顷坊一事相关,更多的也问不出来了。

李寻赶回府上,也只能是虚宽宽袁家二老及袁晴晴的心,他身为一州之长,能越过他直接出手拿他手下的人,即使是在京里也不多,更何况他背后还有简阳王坐镇,单就为了两家企业的纷争,他不信京里会做到如此地步,可是这背后的隐情,连他也不得而知了。

不过李寻毕竟是青城州的一把手,要在青城州里行动,还是得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做事,京里官差虽然扣押了袁晏,但或许是上面的人担心兴业办的运转离开袁晏会惹出什么乱子来,所以没有即刻将他押送进京,而是暂且关押在青城州的府衙内,兴业办有要紧的事务,也允许兴业办的人带进狱中现办,如此一来,袁晏的安危倒是暂时无碍了。

李寻将能说的情况都向袁家人的人说明了,袁通判毕竟当了这些年的官,到底是比夫人和女儿要稳得住些,听李寻这样说,心下稍安,也知道李寻作为袁晏的妹夫,在此事上要插手也是为难,便哄着林夫人回家等消息去了。

可袁晴晴和袁晏感情深厚,与李寻又是夫妻,不像自己父母要两下里顾全,立刻就逼着李寻向简阳王去信,求简阳王保全袁晏。

李寻拿袁晴晴一向没什么办法,只能好言相劝道:“你和袁晏兄妹一场,他是什么样的为人,你心里难道不清楚?如今他只是被带走审查,他究竟做过什么,没做过什么,总会水落石出,他素来恪守律法,要说他会徇私触犯法纪,我是断不会相信的,即便要求情,也得等事情明了之后再说,此事去信求情,哪怕袁晏是清白的,也会平添个官官相护的罪名。”

袁晴晴听着李寻这话,也有几分道理:“我哥哥的为人我自然是相信,只是听说那与林府争利的什么京城李家,背后的靠山乃是朝廷里的高官,此事从京城出发,连你都不知情,定然是那李家动的手脚,我哥哥就算再光明磊落,只怕也架不住这些个小人背后的阴招。”

袁晴晴说的倒是不错,虽然此事不便去信求情,但查查袁晏这事,背后是谁在下手还是应当的,李寻点了点头道:“你也别急,我即刻便修书一封,去信简阳王,查一查这次的事件究竟以哪个部门的名义出手,兴业办的事情关于青城州的商运,有人对袁晏出手,无论有没有这层姻亲关系,我和简阳王都是要查清楚的。”

袁晏和林家几位当家人一被捕,许青山即刻便以碧顷坊总管事的名义,召集碧顷坊理事会,在这次的理事会上,全票通过了理事长的选举议案,李家的大当家李朝旭当选为碧顷坊总理事长一职,并且替代小许夫人,成为碧顷坊新的负责人。

为了这场会议,李家与许青山都是筹谋已久,只等着林府当家人尽数被捕的东风,被捕一事传出来还不到两个时辰,李家人就以雷霆之势作出行动,等到兴业办收到消息,一切已是尘埃落定。

持续了小半年的李林两家碧顷坊股权之争,此刻终于是落下了帷幕,谁赢谁负,一目了然,李家从许青山手里接过了股份,一跃成为碧顷坊第一大股东,就连理事会也悉数被换成了李家自己的人。

曾经辉煌的林府一朝沦为阶下囚,叫李家如何能不畅快,他们在碧顷坊里大宴宾客,从前只在初雪时才能看到白姑娘的落英之姿,如今为了庆贺李家人终于接手碧顷坊,白姑娘竟在碧顷坊里连舞三日。

李家原打算遵守承诺,让许青山继续做这碧顷坊总管事一职,没想到倒是许青山回过味来,如今不论是在青城州百姓的眼里,还是在碧顷坊伙计的眼里,他都是林府的叛徒,留在碧顷坊一日,他就一日得被钉在这耻辱柱上。

许青山索性向李家请辞离去,他手中碧顷坊的股份,已经以两万两银子的价码卖给了李家的人,只要李家依约向白姑娘支付当时承诺的一万两,那白姑娘赎身的银子,就总算是筹出来了。

他许青山纵然对不起许多人,可总归还是对得起白姑娘一番深情厚谊。

分页内容获取失败,退出转/码阅读.

分页内容获取失败,退出转/码阅读.

分页内容获取失败,退出转/码阅读.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123456